蘑菇街、阿里恩仇录:如果重来他们会怎么选?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8-28 13:10
有段子云:别人的人生总是起起落落,而我的人生却总是起落落落落落落……也许,在去年风光上市的蘑菇街,现在也有这种感受。
日 前,蘑菇街公布2020财年第一季度财报,尽管亏损大幅收窄,但是其股价还是重挫17.22%,以3.01美元收盘,最新市值3.22亿美元,与巅峰时期估值30亿美元相比缩水近九成。
 
一般而言,新上市的企业往往会获得更加快速的发展,但蘑菇街自上市之初便没有感受到资本市场温度,其后续的发展之路那叫一个“惨”。而蘑菇街一路走来,都与阿里有着“剪不断理还乱”的恩怨纠葛。
 
从如胶似漆到拔刀相向
 
成立于2011年的蘑菇街以内容导购起家,即打造一个以分享淘宝购物体验为主要内容的社区,然后通过精彩的购物体验内容勾起用户的购物欲望,用户产生购买欲望之后,便可以直接从蘑菇街跳转到淘宝完成网购。蘑菇街在这个过程中则赚取导流分成。
 
对于蘑菇街和淘宝来说,这是一个互惠共利的模式。依靠淘宝这颗大树,蘑菇街只要充实网站内容,就可以不断给淘宝导流,并赚取分成;而淘宝只需要付出少量资金,就有优质的、购买欲望强烈的新用户不断被导入进来。
 
这样互惠共利的模式让蘑菇街与阿里的感情一路升温,蘑菇街也在极短时间内成为了国内数一数二的电商导购平台。
 
然而好景不长,在与阿里“如胶似漆”一年光景之后,以蘑菇街为主的第三方导购平台的日渐壮大引起了阿里的警惕。阿里发现,这些导购网站不但从淘宝分走了巨额的分成,而且开始对淘宝卖家的定价有越来越强的影响力。最让阿里警觉的是,如果放任这些导购平台壮大,那用户在网购之前会养成先上导购平台看看的习惯,这就相当于成为了淘宝流量的“上游入口”。一旦用户的这种习惯养成,那未来淘宝将会越来越依赖于导购网站。
 
这当然是阿里不希望看到的,尽管当前的蘑菇街尚“娇柔可爱”,但未来却有变成“强壮悍妇”的可能性。正是因为如此,阿里于2013年出台了第三方导购平台封杀政策,蘑菇街、美丽说都在“黑名单”之列。
 
一直以来,蘑菇街都依赖于淘宝而存在,被封杀就意味着必须要另寻出路。不过阿里并没有那么“狠心”,对于合作了一年多的好伙伴,阿里抛出了橄榄枝,提出以2亿美元价格收购蘑菇街。
 
此时,蘑菇街有两个选择,一是答应阿里的条件,2亿美元“卖身”,从此背靠大树好乘凉;二是拒绝阿里,依托现有用户资源,做自营电商,成为阿里的竞争对手。
 
也许,陡然遭到封杀陷入困境之后的蘑菇街对阿里有了心理阴影,也许2亿美元价格实在太低。反正蘑菇街最后一口回绝了阿里的收购,开始站到阿里的对立面,准备在自营电商领域一展身手。
 
离开阿里之后,蘑菇街一度迎来了继电商导购之后的“第二春”。2014年,蘑菇街完成C轮融资后,其估值达到10亿美元,此时回首当年阿里开出的2亿美元收购,简直就是一个笑话。估值水涨船高之时,蘑菇街没忘给老员工涨薪50%,一时传为佳话。
 
2016年,蘑菇街再接再厉,与同病相怜(都曾被阿里抛弃)的老竞争对手美丽说完成合并,成立了美丽联合集团,变身成为定位于女性群体的导购+电商平台,堪称“妇联”,其估值一度达到30亿美元。
 
这时再回首阿里2亿美元的收购,简直就是讽刺。但是谁又能想到,2016年的意气风发成为了蘑菇街再也回不去的巅峰。
 
跌跌不休
 
尽管与美丽说的合并让蘑菇街的声望达到了顶点,但是这轮合并却没有达成“1+1>2”的效果。首先,在合并一年之后,两家平台的整体交易额从200亿元下降到90亿元,缩水一半有余;其次,合并之后的“妇联”仍然没有实现盈利,数据显示,2017、2018财年,蘑菇街净利分别亏损4.8亿元、4.2亿元。看来,女人的钱并没有那么好赚。
 
尽管一直深受亏损困扰,但哪家电商不是亏损过来的?所以蘑菇街依然坚定不移的准备着自己的上市计划。2018年7月,蘑菇街迎来了腾讯的支持,通过合作协议,蘑菇街获得了微信端的流量入口。2018年12月,蘑菇街正式登陆美国纳斯达克,成为了所谓的“时尚电商第一股”。
 
然而,褪去新股光环,蘑菇街开始了长时间的“惨跌”。今年6月,蘑菇街发布上市之后的首份年报,整个2019财年,蘑菇街司实现营业收入10.743亿元,同比增长10.39%;净亏损为4.863亿元,相较于上年同期亏损5.58亿元减少0.72亿元。
 
虽然亏损有所收窄,但是年度活跃用户、GMV的增长停滞暴露了蘑菇街的危机,其整体市值从上市之初的15亿美元跌到5亿美元左右。
 
2019年8月26日,蘑菇街发布了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2020财年第一季度财报。财报显示,蘑菇街第一财季总营收2.489亿元,与上年同比下滑2.8%;净亏损1.205亿元,比上年同期收窄61.0%。
 
剧情总是相似,在亏损收窄的同时,蘑菇街在年度活跃用户和GMV方面的表现依然糟糕。在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的12个月期间,蘑菇街平台GMV为人民币175.14亿元,平台活跃买家为3270万;而在2019年3月31日,这两项数据分别为174亿元和3280万。由此可见,与上一财季相比,蘑菇街的这两项关键数据处于停滞状态。
 
这样的财务表现让资本市场对蘑菇街失去了信心,其股价应声下跌。截止8月26日美国当地时间周一,蘑菇街股价报收3.01美元,最新市值3.22亿美元。
 
从2016年巅峰的估值30亿美元,到上市之时的15亿美元,再到如今的3亿美元,蘑菇街的市值一路跌到了姥姥家。此时,再回首阿里在五六年前给出的2亿美元报价,蘑菇街已经只能“无言泪两行”。
 
最后的阵地
 
阿里的竞争对手并不好做,而蘑菇街虽然处境困难,但是也并非毫无还手之力,起码在直播电商领域,蘑菇街依然保持了较强的竞争力,这也是蘑菇街最后的阵地。
 
财报显示,2020财年第一季度蘑菇街的直播业务GMV达到13.15亿元,同比增长102.7%,占总GMV的31.5%;此外,本财季蘑菇街直播业务MAU(月活跃用户量)同比增长40.6%,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12个月期间,蘑菇街直播活跃买家为270万,同比增长90.4%。
 
在营收降低、净利亏损、年活跃用户和GMV增长停滞等一系列糟糕的数据中,蘑菇街在直播电商领域维持了三位数的增长,其表现已经是唯一的亮点。
 
近年来,直播+带货成为了电商界最火爆的模式之一,蘑菇街正是这一模式的代表。今年7月,蘑菇街发布“2019直播双百计划”,计划帮助新主播100天内完成0到百万单场销售额突破,并将在2019年度内孵化100个销售额破千万的优质主播。
 
显而易见,直播电商已经成为蘑菇街的核心业务,这也是蘑菇街未来能否翻盘的关键。
 
而在直播电商这一亩三分地,蘑菇街最大的对手正是“老情人”淘宝。近年来,淘宝直播发展迅速,2018年淘宝直播整体成交量增长350%,全年带货达到1000亿,是毫无疑问的直播电商“大哥大”。近期,淘宝直播推出“启明星计划”,准备借助影视明星的粉丝效应达到直播带货的目的。
 
相比之下,蘑菇街差的可不止一点两点。而在淘宝直播加紧攻城略地的同时,京东直播、小红书、唯品会和洋码头等平台也都纷纷启动了直播带货模式,此外还有抖音、快手两大短视频巨头虎视眈眈,也要来分一杯羹。
 
目前,直播电商已经是群雄逐鹿,蘑菇街最后一块阵地也岌岌可危。
 
结语
 
在资本市场,没有永远的朋友,也没有永远的敌人。蘑菇街离开并拒绝阿里之后,虽然暂时并没有取得辉煌的成就,但这种积极进取的勇气和精神值得鼓励。
 
相比于亏损,最让蘑菇街头疼的是用户增长,从数据上看,接入微信流量入口之后,蘑菇街的GMV和年用户增长并未有起色。如果能解决用户增长的问题,那蘑菇街有望凭借直播电商的优势摆脱亏损困局,重新获得资本市场的青睐。